志丹少年足球队眼中的足球与世界杯

原标题:志丹少年足球队眼中的足球与世界杯 持续热映一个月的世界杯大片刚刚以德国队加冕告终,在与巴西高原相距万里的黄土高原上,也有一场志丹中小学生的“世界杯”不久前才落下帷幕。 “上月底结束的‘金杯赛

持续热映一个月的世界杯大片刚刚以德国队加冕告终,在与巴西高原相距万里的黄土高原上,也有一场志丹中小学生的“世界杯”不久前才落下帷幕。

“上月底结束的金杯赛,算是把全县的中小学足球展示了一遭,”志丹县足球协会会长丁常保说,前段时间为把距离县城较远3所学校的球队邀请来参加比赛,他连世界杯也没好好看。“阿根廷对荷兰,刚开场就累得睡着了,清晨起来,正好点球大战。”

除了组织比赛,这位“草根主席”还一直为选拔球员奔走。“要选拔些娃娃参加国家和省上的足球夏令营,还有几个去青岛中能俱乐部试训。有些大人不理解,怕耽误娃娃功课,”他说。

不过,在这个人口10多万的县里,更多家长还是愿意让孩子踢球。7月12日上午记者来到志丹县体育场,尽管临近期末考试,还是有100多名各个年龄段的学生在场里“集训”。

说是县体育场,其实只是一块7人制足球场加塑胶跑道。超过32摄氏度的天气让塑胶的焦糊味弥漫在空气中,球员们个个满脸通红,笑声和欢呼声不绝于耳。

“看世界杯了没有?”红都小学四年级学生刘博听说记者也是球迷,扭着胖胖的小肚子凑上来问。“我喜欢梅西,但他对荷兰踢得不好。”足球,几乎是全志丹居民共同的线多所中小学全部建立起男、女足球队,之后陆续有了县联赛和杯赛、挑战赛,志丹草根足球日渐蓬勃。上世纪六、七十年代由一群北京插队青年播下的足球种子,在21世纪结了果。

“现在最大的问题还是场地。”丁常保站在县体育场边,遗憾写在脸上。他说,如果教练不够还可以通过和西安或省外体校签协议请来,缺少球场的现状则很难短时期改变。“上半年有家企业赞助了块草皮,但志丹这样的山城没有合适的地方铺设。”他说,县体育场这样的人工草皮,志丹也只有四五块,学生在水泥地上练球,动作根本不敢做。

刘博和同学们的教练姜涛,其实也是个半大孩子。假期结束后就要上初三的他,刚从恒大足校回来过暑假,就被丁常保拉来兼职娃娃们的教练。“去年恒大足校来志丹选人,我和家人商量就报了名。”姜涛说,虽然自己在县里算是踢球不错的,但是足校里更高的水平使他必须努力,“在那里每天早晨上课,下午练球,比在县里进步快。”

“从德国回来后,志丹足球迎来了一个发展契机。来这里选才的足校、俱乐部比以往多了几倍。”丁常保坦陈,就在他们去德国之前,还有不少人觉得志丹足球是在“胡闹”。不过,那支今年3月在德国试训的志丹少年足球队,有不少人将代表延安参加8月的省运会。

12日下午志丹红军小学的操场上,20多名备战省运会的小球员正在更毒的日头下跑圈、拉伸。“在德国一场比赛,对方比我们小,但配合要默契得多,这是我最大的感想,”女足小队员金巧巧说。

教练杨玉龙说,近期孩子要上课准备中旬的期末考,空闲时间还要加紧备战,因而不允许他们熬夜看世界杯,这让其中不少小“老球迷”很是不满。“等过了考试,教练组会给他们看录像讲授。德国队的比赛孩子有必要看看,那两三人间小配合的默契,都是从娃娃抓起的。”

“这些小球员虽然努力,但全志丹5000多青少年足球人口,当中能够出一个国脚级别的都很难。”丁常保说,体育成才率虽低,不过这些孩子至少带动了自己家长关注足球,今后还会带动下一代看球、踢球,让足球成为志丹人的生活方式,让“草根”从志丹蔓延到全省、全国,这些,才是他没有放弃搞足球、搞草根足球的原因。

“我们足协的标识上有个数字100,一是说为了振兴中国足球,志丹人要付出百分百的努力,二是为打造一支顶尖的俱乐部,志丹人有奋斗一百年的决心。我觉得这两个100,就是我和志丹人能为中国足球奉献的所有。”说着,丁常保像世界杯球星进球庆祝一样,撩起了衣服上的徽标,这时,刘志丹的头像在阳光下闪闪发亮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xianlvshengdianqi.com/,欧洲足球锦标赛